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亮虽亮 依然冰凉

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了你所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在时间的无涯旷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云与月-----浅谈纪晓岚与杜小月  

2010-03-11 10:43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剪梅·云与月

云州科场忽一见,君叹世缘,我叹心缘。玉剑疏影独幽怜,舞也翩跹,醉也翩跹。

记得佳容颦嫣然,别了红颜,忘了朱颜。而今孤月照明轩,行也思念,卧也思念。

憔居草堂无人伴,云在身边,月在天边。望月翘思何时还?醒也魂牵,梦也魂牵。

    杀手:你什么派的?

    小月:我没派!

    杀手:啥?峨眉派?你......你什么门的?

    小月:宣武门!

    杀手:那你是什么堂的?

    小月:什么堂?阅微草堂!

这就是杜小月,一个行侠仗义的奇女子,剧中的“月下仙子”、“月宫玉兔”,阅微草堂的女主人,纪晓岚查贪反腐的得力助手。关于纪晓岚与杜小月的关系诸多说法甚是微妙,他们是为郎有情妾有意,而又发乎情止乎礼。杜小月与纪晓岚一起办过多少大案要案,风风雨雨,波折险阻,甚至是生离死别的考验,他们以泪洗面,情深意长却又止于礼数。

自云州科场一见,杜小月走进了纪晓岚的人生,而后情投意合,协同办案,体贴周到。回京后,小月暂居草堂,侍候先生,不时入宫陪太后聊天,诉诉百姓疾苦,说说民间趣闻,也甚得太后喜爱。从此,大清朝第一才子纪晓岚的阅微草堂里就多了一个活泼可爱的身影,袅袅婷婷,蹦蹦跳跳。说起纪晓岚对杜小月的感情应该是欲爱还止、敢爱不敢言、喜爱胜于怜爱的一种情态。看平日里小月也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,也有时语出惊人行为诡秘不解人意,用和珅的话说就是“杜小月,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”,杜小月确实不识字,最多只是唱戏时懂得的一些戏文剧语,以致有时小月不解先生的提示计策而险些误了先生大事,有人说杜小月不够聪明,其实不然,只是涉世未深才疏学不深而已,而这也许正是小月的可爱之处。虽然小月对待官场百态时略显愚钝,但对于人情事故小月却是敢爱敢恨,也许是早年唱戏时戏文里的情节对她的影响,也许是出身境遇所致,莫愁黄克明等众侠士的熏陶耳濡目染,小月有着一副侠义心肠,最喜欢为民除害、劫富济贫,仗剑江湖,剑气箫心,一代侠女风范。有个成语叫“文韬武略”,可以说纪晓岚和杜小月是绝配了,纪晓岚才思敏捷、廉政清明、一身正气,而杜小月武艺高强、爱憎分明、侠肝义胆,一文一武,文武相辅,能成大事,固有和中堂语“文有纪晓岚,武有杜小月”。也正是因为有了小月的出现那满园净是“书香腐气”的阅微草堂才平添了几分侠骨柔肠啊。

记得,又一次太后问小月皇上、纪晓岚、和珅他们三个人她更喜欢谁,小月知道先生在旁后偷听想气气他便说自己只拿皇上当哥哥,而最讨厌和胖子,至于纪晓岚嘛他太老了。纪晓岚出来之后甚是失望转身便要告辞,尽管小月解释再三,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,可叹“山有林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,也许就是从那时起在纪月之间隔上了一层纱布,似真似幻,触不可及。而后他们俩的关系 便越来越不明朗,伉俪不像伉俪,主仆不像主仆,师徒不像师徒。可能对于纪晓岚来说什么关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她在身边,陪伴,相伴。小月的心理也在发生变化,自己本是一介戏子,一个平凡的民间女子,一不会舞文弄墨,二不会吟诗作赋,而先生是大清朝第一才子,当朝一品,乾隆的左膀右臂,大清的支柱........其实小月也明白爱情是不分尊贵卑贱的道理,但当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尤其是当自己是“卑”的一方时自己哪能不退缩。于是他开始寻找、寻觅,还记得小月兴致浓时作得那首诗“可怜女子二十三,想郎想到伤心肝。天天想来夜夜盼,如意郎君来得慢”逗得纪晓岚大笑不止直呼“倒也押韵,倒也押韵”。后来小月放风筝与祝君豪相识,俊才靓女,情投意合,而后祝君豪高中状元,在琼林宴上为纪先生解围,大出风头。也是在琼林宴上和珅之子丰绅殷德因与小月的一面之缘倾心不已,曾立志非杜小月不娶,其实人之一生得此一倾慕者足矣。而后因种种原因,乾隆欲为十八格格指婚祝君豪,纪晓岚为了成全小月亲自为小月祝君豪筹办婚礼,当红烛灯盏摆挂整齐婚礼即将进行之时纪昀心中无限感慨,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出嫁,心中着实不是滋味,但一切为了小月能幸福,纪昀明白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只要她能幸福。纪昀果然真才子。小月的心里也难以平静,不仅是“大姑娘上花轿---头一回”的紧张更是她心中难以放下的那个包袱。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之际却发现小月与君豪二人均无高堂,这是小月喊了纪昀一声“干爹”,这是赤裸裸的割舍赤裸裸的情断,熟不知小月喊出那一声忍受着多大的痛楚,这一声融合着纪月自相识至今的一幕一幕,凝结着纪月平日里的一点一滴,镌刻着纪月感情的千丝万缕,而这一声也是一把快刀,斩断了那难以言断的情愫。纪晓岚听得这一声如闻惊雷,心中只痛苦不言而喻,可想想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,纪晓岚不多思量,便答应了做小月的高堂为她主婚,这是有段画外音“小月呀,其实先生我一直当自己是你的哥哥....”。后来皇上命纪晓岚三日之内交出杜小月否则便制他欺君之罪。纪晓岚知道交出小月小月就必然要嫁给丰绅殷德,于是便用激将法将小月赶出草堂令其与祝君豪远走高飞,临行前又将自己所积奉银送于小月做盘缠,小月泪别先生,临走之时深情一跪,先生为小月付出了太多太多。三日之后,大殿之上,纪晓岚未能交出杜小月,乾隆正要制他的罪,这时,小月回来了,尽管纪昀抛出“这时我的事,我的事不用你管”的激将之语,但小月深知先生之处境,深知江山社稷离不开纪晓岚、大清国离不开纪晓岚、普天之下黎民百姓离不开纪晓岚。这样闹将下去,事情的也有了一个阶段性的结局,小月被皇帝认为干妹妹封为明月格格,指婚新科状元祝君豪,这样的结局似乎很圆满。

而在小月与祝君豪即将大婚之际,小月偶染小疾昏迷不醒,病榻前祝君豪日夜守候,而当小月醒来之时第一句喊得是“先生,是先生吗?”,大病初醒,视线模糊的小月又指着君豪问“是先生吗?”,是的,小月从未曾忘记先生,祝君豪只是个替代品,小月并非有意为之,只是情未到深处。君豪似乎明白了什么,是的,小月,昏迷中的呓语也是“先生,先生....”,祝君豪黯然离开了草堂,回到状元宅便一病不起,小月终日守在祝君豪的病榻前泣泪不止,最后祝君豪因情病殁,呜呼哀哉。当小月再次踏进阅微草堂的大门,当纪晓岚在院中抽着小兰花愁眉不展时,小月回来了,四目相对,两人没有过多的语言,深情相拥,一切云情雨意,宛然其中。

小月深知先生是一等人忠臣孝子,贤良明德,辅佐社稷,焉能深陷于儿女情长,小月亦知先生为大清朝第一才子,用和珅的话说是“大清朝第一风流才子”,先生好慕的是那种不饰粉黛轻尘脱俗琴棋书画皆通的一代才女,小月相随先生多载,历经风雨,鉴证着纪晓岚和一个个红颜知己的从相识相慕到决绝,从香云自刎车内到卿怜削发为尼到洪霞抚琴退隐到赵青发配边疆,这一幕幕无不令纪昀心痛,小月理解先生的痛,“不惜歌者苦,但伤知音少”,人生得一知己不易,而失去知己自然是莫大的痛,而纪昀也理解小月,从祝君豪到丰绅殷德,从崔玉言到何文远,小月也面临着诸多抉择、诸多苦衷。就是这样,一个个红粉佳人一个个青年才俊出现在纪月之间,可纪月仍然在一起,关系依然不清不楚,或许这就是一种最佳状态,不主不仆、不师不徒、不夫不妻。纪先生有这样一句话说得好“自古至今‘情’这个字最说不清道不明,千丝万缕,难以断定”,简而概之,情这个东西,很复杂,很难说。

小月走了,远嫁甘肃。阅微草堂欢声笑语不再,玉剑轻尘不再,婷婷疏影亦不再。而对于纪昀再也没有人为他端茶倒水添丝研墨,再没有人和他协同办案造福四方,再没有人在他耳畔絮絮叨叨骂他酸腐文人。纪昀难以忘记,纪昀不能忘记,在月夜里翘思慕远,明月皎洁,最断人肠,嘬一口小兰花,抬头望月,黯然神伤。难忘怀记忆中那个欲笑还颦的白娘子;难忘怀,记忆中那个蹦蹦跳跳的月宫玉兔;难忘怀,记忆中那个委实可爱的月下仙子。枉自嗟呀,“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”,欢乐已去,生死相与远,望月何时归草堂,离别苦,念铁齿铜牙,了吾心愿。

一剪梅·云与月

云州科场忽一见,君叹世缘,我叹心缘。玉剑疏影独幽怜,舞也翩跹,醉也翩跹。

记得佳容颦嫣然,别了红颜,忘了朱颜。而今孤月照明轩,行也思念,卧也思念。

憔居草堂无人伴,云在身边,月在天边。望月翘思何时还?醒也魂牵,梦也魂牵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